竞博JBO

您的當前位置: > 千城聯播 > 科技頻道 > 創業融資 > 正文

復星4.3億買下絲襪品牌Wolford 王菲曾穿著上春晚

2018-05-08 13:33來源:未知

  獵云網注:Wolford是1949年創辦于奧地利的一個內衣品牌,經過發展產品線,可以說它一早就成了內衣中的奢侈品牌。現在Wolford等來了復星的收購。Wolford表示“將借助復星的全球資源,擴大發展”。文章來源:虎嗅網(ID:huxiu_com),作者: —LR。

竞博JBO   在走時尚路線的復星國際(復星),近日又有了新收獲。5月4日,復星正式宣布收購奧地利絲襪品牌Wolford。

  復星將以5500萬歐元(約合6740萬美元)的價格從后者的創始家族手中收購其控股股權,并將向Wolford的剩余股東發起股票收購要約。

  此外,復星同意支付3300萬歐元(約合4000萬美元)來收購Wolford的50.9%股權;作為一項增資計劃的部分內容,復星還將額外支付最多2200萬歐元。復星還表示該公司將向Wolford的其他股東提供每股13.67歐元的收購報價,以取得對Wolford的完全控制權。

竞博JBO   Wolford是哪家

  Wolford是1949年創辦于奧地利的一個內衣品牌,經過發展產品線,可以說它一早就成了內衣中的奢侈品牌。

竞博JBO   有人說Wolford家的絲襪可能是最好的絲襪,因為其AURA 5系列被稱作世界上最薄的絲襪。女人們穿絲襪有一個痛點:刮破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直爛下去。而據說Wolford的絲襪就算刮傷了,開口也不會一直擴大。

竞博JBO   明星中不乏Wolford的“KOL”。妮可·基德曼、瑪利亞·凱莉、Angelababy等國內外明星都多次穿Wolford絲襪登臺,美國名媛金·卡戴珊也是它的重度用戶,還有王菲,唱火《傳奇》的2010年央視春晚上,她穿的那款桃紅色絲襪,據業內人士目測正是Wolford。

  當然,一些大品牌的合作更是少不了。Karl Lagerfeld和Vivienne Westwood都曾經與之有過合作。

  1995年,Wolford就在維也納證券交易所上市;1997年開始擴展品類,現在Wolford的品牌線已經包括了高端內衣、連體衣、泳衣、女裝和配飾等幾大部分。在中國,Wolford目前有著20多個銷售點。

竞博JBO   只是,時尚零售大環境遇冷,“最薄絲襪”也自然抵不過奢侈品行業的寒冬,近幾年,Wolford持續錄得虧損。有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4月的12個月內,Wolford的銷售額下滑了5%至1.52億歐元,錄得339萬歐的虧損。2018上半財年,Wolford銷售額同比增長3.7%至7020萬歐元,但依然伴有高達660萬歐元的凈虧損。

  業務狀況不佳也波及到了管理層的人事調動。Wolford(前)創意總監Grit Seymore在2017年5月因個人原因離職;(前)首席執行官Asish Sensarma也于7月辭職;幾個月后,有心無力的Wolford董事長Antonella Mei-Pochtler干脆宣布退休。

竞博JBO   過去兩年里,慘烈的經營狀況使Wolford的股價下跌了60%,生意也就這么不溫不火地做著。

竞博JBO   現在Wolford等來了復星的收購。Wolford表示“將借助復星的全球資源,擴大發展”。而Wolford的新“老板”——復星在時尚產業的投資與收購上,已經是熟門熟路。

  復星的“時尚之路”

  早在2011年,復星就出資8458萬歐元獲得了希臘輕奢品牌Folli Follie的部分股權,成為Folli Follie集團最大的戰略投資者之一。

  2013年,復星又注資美國女裝品牌St. John,成為其第二大股東,同時還增資意大利北部男裝廠商Caruso,獲得其35%的股權。

  2014年,復星收購德國快時尚集團Tom Tailor 23.16%的股權。

竞博JBO   2017年,復星先后增持Caruso和Tom Tailor的股份;6月份又馬不停蹄地以2.56億英鎊買下全球最大的祖母綠礦商——Gemfields,而在國內,復星在5月份已經入股了中國內衣品牌都市麗人。

竞博JBO   在今年2月份,復星還參與了瑞士奢侈品牌Bally的競購,不過它在第二階段競標時退出,最終輸給山東如意,沒能控股Bally。同樣,在盯上Wolford之前,復星還跟Wolford的競爭對手La Perla談過收購一事,只是受阻于談判細則,也沒能成功。

  而2月份還沒過完,復星又花了7.8億元拿下Lanvin并成為控股股東,將法國現存歷史最悠久的高級定制時裝品牌納入麾下。

竞博JBO   復星的時尚產業矩陣已經初現規模。在全球奢侈時尚行業遭遇寒冬之際,奢侈內衣品牌一直被當作該行業的突破點之一,復星這次打的恐怕就是這個算盤。

  第一財經有過報道,中國內衣市場規模在五年內已經翻了一番,將增至180億美元。同時市場咨詢機構歐睿則預計,到2019年中國女性內衣市場的零售價值有望達到250億美元,是美國市場的兩倍,2020年這一數據還可增長至330億美元。

竞博JBO   復星可以說正是瞄準了這塊市場空白。只是,市場雖大,國內內衣市場的品牌競爭卻還處在非常初級的階段。

  公開數據顯示,國內內衣市場現有3000多家品牌,然而99%的品牌銷售規模均在1億元以下。內衣市場結構分散,還沒有能長期保持優勢地位的品牌。復星之前入股的都市麗人,也在經歷著營收和凈利潤的雙雙下滑,因虧損,近兩年內都市麗人已關掉了近1000家門店。

  同時,連高調進軍中國市場的維密也有著水土不服的狀況。2018年3月,維多利亞的秘密(維密)母公司LBrands(NYSE:LB)發布最新財報,其集團在2017財年全年內,凈利潤下滑15.1%至9.83億美元。

竞博JBO   “版型不接地氣,在市場推廣策略上,把國外那一套生搬硬套進中國市場,雖然維密天使和秀聲勢浩大,但沒有真正籠絡中國用戶的消費心理。”知名時尚博主Crystal對第一財經記者說。有趣的是,維密的產品線中,達30%的產品都是超薄款,只是此類型的內衣在中國僅有6%的市場份額。

竞博JBO   如此,“超薄款內衣”在中國市場不怎么行得通,“最薄絲襪”Wolford在復星的運作下,不知能不能打動中國女性的心呢?

竞博JBO您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0
  • 0
  • 0
  • 0
  • 0
  • 0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