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博JBO

您的當前位置: > 千城聯播 > 科技頻道 > 前沿科技 > 正文

“設計大神”艾維離開 蘋果未來將走向何方?

2019-06-28 13:29來源:百網聯盟
從革命性的iPod和iPhone,中間經歷了喬布斯的去世,然后是蘋果手表和AirPods等可穿戴設備領域的新前沿,這位英國設計師一直平靜地坐在核心位置。

騰訊科技訊 據國外媒體報道,1996年,當喬尼·艾維成為蘋果設計工作室的負責人時,該公司正處于岌岌可危的境地。它削減了數千個工作崗位以削減成本,許多華爾街人士認為,這家“偉大得離譜”的公司簡直瘋了——可能很快就會倒閉。

僅僅兩年內,情況就開始好轉。1998年,在聯合創始人史蒂夫·喬布斯重新掌權的情況下,艾維設計的糖果色臺式一體機電腦iMac電腦問世,開啟了硅谷歷史上最多產、最賺錢的20年。

從革命性的iPod和iPhone,中間經歷了喬布斯的去世,然后是蘋果手表和AirPods等可穿戴設備領域的新前沿,這位英國設計師一直平靜地坐在核心位置。

然而,隨著艾維準備離開蘋果,推出自己的產品,這個時代正在接近尾聲。在這家硅谷巨頭工作了20多年后,艾維自己的新公司LoveFrom成立了。

蘋果首席設計官艾維宣布離職 在蘋果效力27年專訪“蘋果靈魂”艾維:繼續與蘋果合作 對可穿戴技術非常感興趣他為蘋果設計了iPod、iPhone、iPad等眾多產品

“喬尼是獨一無二的,”蘋果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本周在接受英國一家媒體采訪時表示。“從最初的iMac開始,人們開始重新關注蘋果,而不是這家公司的經濟狀況有多糟糕。”

作為一家市值近一萬億美元的公司,如今的蘋果在財務狀況上是安全的。但艾維即將離任,將再次引發人們對其未來的疑問。

艾維的角色不是第一次演變。近年來,他的設計專長已經超出了打造蘋果便攜設備的范疇。他幫助零售主管艾倫茨重新裝修蘋果零售店,甚至幫助蘋果簡化產品包裝。

更重要的是,他見證了蘋果公司長期以來計劃的搬遷項目,即搬到新總部“蘋果園”。蘋果園新園區是最初喬布斯在2004年構思的,與英國建筑師事務所Foster+合作設計。

2015年,艾維卸下了設計團隊的管理職責,全力關注蘋果新園區的工作。當時,這一舉動引發了一些猜測,認為他是在為自己退出蘋果公司做準備,但在2017年,他再次承擔了一些設計管理職責。

在去年《連線》雜志舉辦的一次活動上,他似乎暗示自己還會在蘋果公司工作很長時間,他表示:“要做的事情太多,機會也太多。”

他當時曾表示,搬到蘋果新園區也給自己帶來了“能量和和活力”。

分水嶺

上個月,蘋果公司為員工舉辦了一場游園會,以慶祝其新總部的落成。大明星Lady Gaga舉辦了一場私人演唱會。艾維本來要在活動上做一個簡短的演講,但在最后一刻不得不飛回英國看望剛剛中風的父親。

盡管艾維沒有出席,出席的大多數員工也不知情,但事實證明,新總部的落成儀式將是蘋果設計團隊負責人的一個重要分水嶺。

艾維表示:“(蘋果新園區)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項目,不同于我們的許多其他項目,因為新園區是為我們而建的。”它還首次將蘋果的整個設計團隊聚集在一個專門設計的工作室里,工業設計師與字體和人機界面設計師并排坐在一起。

2010年,蘋果iPhone 4發布會現場,喬布斯與艾維進行視頻會議

“隨著蘋果園區的建成,這也意味著這支非凡團隊的愿景終于得以實現,”他說。“在某種程度上,創辦LoveFrom的時機選擇與蘋果設計團隊的健康和活力狀況有關。”

庫克對此表示贊同:“或許他留下的最重要遺產……是團隊。”

設計實驗室的力量

喬布斯的傳記作者沃爾特·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稱,喬布斯是蘋果設計實驗室的常客,而且大多數時間都與艾維共進午餐。

在被問及多久去一次設計工作室時,蘋果現任掌門人庫克表示:“我的時間壓力很大,和我們所有人一樣,但要盡可能多地去——當然是在關鍵時刻。”

按照蘋果的超大規模標準,從事產品設計的緊密團隊規模卻很小。在一個擁有約13.2萬名員工的組織中,只有幾十人擁有這種能力。

然而,蘋果設計團隊在這家總部位于庫比蒂諾的公司內部擁有不成比例的影響力。該工作室擁有廣泛的工具和制造設備,這在制造工廠之外是很少發現的,這一團隊能夠探索新的產品類別和可能建立它們的材料,比如獨特的鋁混合物到陶瓷。

它們不僅定義了一個產品的外觀,還定義了它的軟件的外觀和感覺,它對手勢的反應,甚至定義了iPhone或手表如何輕輕地振動,給用戶“觸覺反饋”。

“在蘋果內部,沒有哪個群體比工業設計師擁有更大的權力,”蘋果獨立分析師尼爾·西巴特(Neil Cybart)去年11月在一份有關該公司領導層結構的研究報告中說。艾維的貢獻可以在蘋果過去20年推出的每一款產品中找到。他監管著這家歷史上最大的設計公司的愿景。”

下一個iPhone在哪里

艾維名下擁有數千項專利,包括最初的iPod和iPhone,以及一些不太為人所知的創新,包括iPad的磁性外殼、蘋果商店的木桌,以及一個用來將iPod綁在手腕上的繩帶。

熟悉蘋果公司的觀察人士已經熟悉了這些設計專利與艾維的名字并列。自上世紀80年代末創建以來的幾十年里,蘋果的核心工業設計團隊幾乎沒有看到任何變動。

但在蘋果工業設計團隊內部,員工流動率出現了明顯上升。

國外媒體今年4月報道稱,蘋果最近流失的設計人才包括在蘋果工作了近30年的丹尼爾·德尤利斯(Daniele De Iuliis)和里科·佐肯多弗(Rico Zorkendorfer),另外資深員工克里斯托弗·斯金格(Christopher Stringer)和丹尼·科斯特(Danny Coster)都在2016年離開了蘋果。

艾維的離職可能重啟一個有關蘋果公司的爭議,即蘋果何時才能夠推出一個新的拳頭產品,可以匹配iPhone的空前的成功(蘋果手機創紀錄的利潤推動蘋果公司成為第一個市值突破萬億美元的公司)。

艾維對這些擔憂不屑一顧。他說:“我從來不會用數字來衡量一個產品的成功與否。我沒有因為與眾不同而獲得動力。我感興趣的是讓事情變得更好,努力開發和加工產品和體驗,讓它們變得更加精致。”

無論如何,可能沒有任何一款產品能超越iPhone——對于任何一家科技公司來說,不僅僅是蘋果。這是一個籠罩在硅谷上空的問題,因為整個行業都在尋找一個新的產品類型,無論是虛擬現實還是智能智能,硅谷希望能夠像智能手機一樣無處不在、不可或缺。

轉向服務

盡管蘋果手表在2015年開局緩慢,但蘋果已開始在包括藍牙耳機AirPods在內的配件方面取得真正的成功,同時它也將更多注意力放在不斷擴大的互聯網服務服務組合上,包括游戲、新聞和視頻。庫克表示:“我們正以前所未有的廣度和深度開展業務。”

庫克和艾維都指出,醫療保健是蘋果一個潛在的新市場,這些服務建立在蘋果手表諸如檢測心臟異常的新功能之上。庫克今年早些時候對CNBC表示,健康可能成為蘋果“對人類最大的貢獻”。

當他沖到父親的病床前時,艾維說:“我再次看到了一個醫療環境和一套相關產品,我認為它們可以做得更好,而且顯然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

但與蘋果在艾維領導下顛覆的音樂或手機業務相比,醫療行業的結構對蘋果轉型構成更大挑戰。

醫療保健只是蘋果近年來戰場變化的一個例子。盡管率先推出了語音助手Siri,但蘋果發現自己在智能音箱和人工智能功能的銷售方面都被亞馬遜的Alexa和谷歌助手所超越。

在硅谷將智能眼鏡和自動駕駛汽車視為新領域之際,蘋果公司三分之二的營收將繼續依賴iPhone,這到底是一種資產,還是一種令人分心的負債,目前尚不清楚。

蘋果的新鮮血液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新的血液可能會激發蘋果對這些挑戰的反應。在阿倫茨和艾維的高調離職之外,蘋果還挖來了谷歌公司前任高管約翰·詹納安德里亞(John Giannandrea)出任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戰略主管,以及索尼影視公司的好萊塢資深人士杰米·埃利希特(Jamie Erlicht)和扎克·范·安貝格(Zack Van Amberg),以推動其進軍原創影視業務。

長期關注蘋果公司的分析師蒙斯特表示,蘋果在管理層方面的加速調整,表明蘋果正在從一家硬件為主的公司轉向服務為主的公司。

這位分析師表示,要成功利用新機遇,蘋果需要一套截然不同的技能。

2018年,艾維與蘋果CEO庫克一起討論手機新品iPhone XR

就在本周,蘋果通過收購自動駕駛研發公司Drive.ai繼續在新領域挖掘人才。

“沒有人”決定產品

或許蘋果投資者最擔心的是,艾維的舉動將意味著蘋果在喬布斯去世后又失去了另外一個焦點人物和和產品方向決定者。

在本周分別接受英國一家媒體采訪時,庫克和艾維堅稱,蘋果沒有一個人能決定哪些創新從研發實驗室畢業,哪些創新要重新設計。

庫克表示:“蘋果的經營水平非常之高。我們可能不太清楚誰(制定產品戰略),原因在于,根據我們運營方式的本質,最重要的決策是由幾個人參與的。”

與此同時,艾維的注意力已開始超越蘋果新園區的鋼鐵和玻璃邊界,他表示,他希望“解決一些復雜的問題”。

他還暗示,在蘋果工作近30年后,他急于拓寬視野。他說:“我的一個顯著特點是近乎狂熱的好奇心。但如果你沒有空間,沒有工具和基礎設施,好奇心往往就沒有機會被追求。”

艾維創辦的新公司LoveFrom就打破了傳統的分類。“我對再創立一家設計機構沒有興趣,”艾維堅定地說。“重要的是價值觀,是什么激勵著這群人……我認為,正如蘋果多年來所證明的那樣,一小群人可以做出一些非凡的事情。”(騰訊科技審校/承曦)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0
  • 0
  • 0
  • 0
  • 0
  • 0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