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博JBO

您的當前位置: > 千城聯播 > 財經頻道 > 股市證券 > 正文

10年A股版圖大變遷

2018-03-09 09:09來源:未知

    十年磨一劍。芳華28的A股正邁向第三個十年,在不斷成長和完善中A股版圖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最近的這十年間A股新增上市公司2000家,增幅達到134%。A股快速擴容的背后與IPO政策的推進和完善不無關系,經歷過3次IPO暫停之后,如今的新股發行已處于常態化且有加速之勢。

    隨著民營經濟的壯大以及中小企業板和創業板的推出,IPO的地域版圖也呈現東部明顯強于中西部的不均衡性。IPO扶貧這一政策引導已是當務之急,近年來相關政策也在不斷升級。此外,民營上市公司的快速擴容,也成為A股市場越來越重要的主體。

    近10年間,共有1424只股票在中小企業板和創業板上市。在業內看來,這大大提高了中小創企業在A股市值上的占比,改變了市值結構、提高了市場交易的活躍度。這也曾一度讓“炒小炒新炒差”之風加劇,但從更長遠的時間跨度來看,A股上市公司市值和業績分化加劇,資金更多地涌向行業的龍頭企業。

    有進則有退,但是在A股快速擴容之時,“出口”卻未有所變大,近10年間,退市的公司僅有37家,與新增上市公司數量的比例為54:1。經過多次的完善,近期,監管層再次將上市公司退市制度改革提上日程。

    10年新增上市公司2000家

    A股的擴容在最近10年間進展飛速。Wind資訊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2月28日,A股市場股票總量為3494只,其中2008年1月1日至2018年2月28日的10年間,滬深兩地A股共增加了2000只股票。而1990年12月~2017年12月31日的A股股票總量為1494只。以此來看,最近的10年間,A股股票數量增幅為133.9%;而10年(1997年~2007年)期間,新增的股票數量僅為1036只。

    最近的10年間,IPO經歷了3次暫停,分別是2008年9月~2009年7月、2012年11月~2014年1月、2015年7月~2015年11月,其中第二次的空窗期為歷史最長,達到14個月。

    經過中間兩次IPO暫停,2015年11月IPO重啟后,在近兩年開始逐漸進入常態化。“取消打新預繳款制度”在2016年的正式落地實施,A股市場邁入全民打新時代,IPO批文的下發節奏呈現出前慢后快態勢,尤其在11月份開始,由原本每月下發兩次批文變為每周下發一次。

    延續2016年的趨勢,2017年IPO發行有加速之勢,全年有438只新股發行上市,累計融資2301.09億元,同比分別增長92.95%、53.81%。2017年新股發行也呈現出新的特點,審核全面趨嚴,IPO企業上會被否率上升,審核周期大幅縮短,“堰塞湖”壓力得到明顯緩解,此外,因新股稀缺性降低,炒新行情降溫。

    新股發行節奏調整的背后,新股發行體制改革一直在推進和完善過程中。

    “2008年到2018年IPO制度的變遷中,比較重大的一次是在2009年6月到2012年10月期間,做過IPO市場化程度最高的一次改革,但是因多方面原因堅持了三年時間就終止了。”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表示。

    記者查閱發現,2009年6月,中國證監會發布《關于進一步改革和完善新股發行體制的指導意見》,其中指出,在新股定價方面,完善詢價和申購的報價約束機制,淡化行政指導,形成進一步市場化的價格形成機制。

    之后的2010年10月份、2012年4月份以及2013年11月份,證監會相繼制定并發布了“關于進一步推進/深化新股發行體制改革的意見”,在提出要適當調整詢價范圍和配售比例、加強對發行定價的監管之后,最后一次中提出,要推進新股市場化發行機制,進一步提高新股定價的市場化程度。

    而在業內看來,實行IPO注冊制是A股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改革的內在要求。2013年11月,十八屆三中全會首次將IPO注冊制改革寫入黨中央文件。2015年12月,全國人大授權國務院進行注冊制改革,授權有效期確定為兩年,即從2016年3月1日至2018年2月28日。就在今年的2月份,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有關注冊制改革的國務院授權期限延長兩年至2020年2月29日。

    東西部IPO“冰火兩重天”

    從IPO的地域版圖來看,東部地區與西部地區存有懸殊,這在近10年間表現得尤為明顯。

    將注冊地在北京的央企單獨剔出統計,截至2017年12月31日,A股市場股票有1440只,按注冊地來看,廣東省(175)、上海(141)、浙江省(123)、江蘇省(109)、山東省(82)為上市公司集中的前五大省份;排名后五位的省份/自治區依次為西藏(8)、青海(10)、寧夏(11)、貴州(17)、內蒙古(20)。

    截至2017年12月31日,排名前五省份上市公司數量占到總量的43.75%,與其余省份公司總量的比例約為7.7:10。

    2008年以來至今年2月底,按注冊地來看(剔除注冊地在北京的央企),廣東省(397)、浙江省(293)、江蘇省(277)、北京市(163)、上海市(136)為上市公司集中的前五大省份;排名后五位的省份/自治區依次為青海(2)、寧夏(2)、內蒙古(2)、山西(5)、西藏(7)。

    自2008年1月1日至2018年2月底,排名前五省份上市公司數量總計占到公司總數的69.94%,與其余省份公司總量的比例約為2.33:1。

    對比之下不難看出,中西部IPO數量與東部省份IPO數量對比依然懸殊,且差距還在進一步擴大。

    董登新告訴記者,早期上市的大多數為央企或者國有企業,各個地方的上市公司大體均衡,隨著2004年中小板、2009年創業板的推出,各個省市IPO數量的差距被逐步拉開,民營企業發達的省份,IPO增長速度就快,反之IPO增速則較慢。

    對于東部發達地區與西部落后地區的IPO呈現兩重天,董登新認為,這既是IPO資源分布的極不平衡、兩極分化,同時也是導致地區經濟不均衡、欠發達的重要原因之一。

    “一家好的企業,尤其是一家優秀的上市公司,對于發達地區來講,它不過是錦上添花’,而對于貧困落后地區來講,它則是雪中送炭,甚至可能起到四兩撥千斤的作用和效果。從邊際效用角度來講,上市公司到西部去,不僅會帶給西部地區更多的資金支持和融資便利,而且還會帶去人才、創新理念及管理經驗,從而為貧困地區贏得更大的發展空間。”他認為,在市場失靈的情況下,需要借助“有形之手”進行適當的政策引導。

    2016年9月9日,中國證監會發布《關于發揮資本市場作用,服務國家脫貧攻堅戰略的意見》。該意見明確指出,為支持貧困地區產業發展,幫助貧困群眾穩定脫貧,證監會對貧困地區企業IPO、新三板掛牌、發行債券、并購重組等開辟綠色通道。這就是中國首創的“IPO扶貧”新政。不過,該新政出臺后,并未產生實質性的政策效果,主要原因是政策缺乏可操作性,導致最終無法落地實施。

    一年后,“IPO扶貧”新政再次全面升級。2017年12月15日,一行三會發布了《關于金融支持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的意見》。該意見首次將“深度貧困地區”作為資本市場精準扶貧的對象,并明確提出了更為具體細化的舉措。

    “上市公司是經濟轉型、產業升級的重要推手,更是深度貧困地區最稀缺的資源和希望。”董登新認為,IPO扶貧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鼓勵資本向欠發達地區遷移和流入,也可以為欠發達地區在創業創新、企業人才、招商引資等方面給予政策傾斜或者導向作用,對當地的經濟應該有很大的支持力度。一定程度上,可以把原有的馬太效應適當遏制,但不會根本上改觀東西部的均衡問題。

    東西部上市公司懸殊較大的背后,與民營經濟的不斷壯大,民營上市主體劇增不無關系。2008年之前,占比最大的為地方國有企業,共計534家,占比35.74%;其次是民營企業,共計516家,占比34.54%;中央國有企業數量共計276家,占比18.47%。

    2008年之后,民營企業IPO數量高歌猛進,成為資本市場新增上市公司中占比最大的部分。民營企業共計1622家,占新增數量的比例達到81%。地方國有企業共計128家,占比僅為6.4%;中央國有企業共計81家,占比4%。

    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上市的民營企業在近十年間擴容迅速,從未來IPO擴容的角度來看,中小民營企業仍將是主力軍。

    “二八分化”效應加劇

    在2008年以前上市的公司多隸屬于傳統行業,在2008年以后上市的則多隸屬于新興行業和細分行業中的公司,且多盤踞在中小板和創業板上。“上市結構的變化是經濟轉型的反映——從傳統行業邁向新興行業。”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表示。

    2008年以前,上市公司主要集中在主板,上市的公司有1292家,中小企業板上市的則有202家,分別占比86%、14%。2008年以后上市,主板上市的有577家、中小企業板上市的有705家、在創業板上市的有719家,分別占新增上市公司數量的29%、35%、36%。

    值得注意的是,中小企業板和創業板分別自2004年和2009年誕生。截至2018年2月28日,在中小企業板和創業板上市的股票共有1424只,接近A股市場的半壁江山。有意思的是,在2008年1月~2018年2月期間,深市主板股票數量僅增加了4只。

    根據Wind資訊數據,近10年,計算機、機械設備、電氣設備、電子、輕工制造、建筑裝飾、家用電器、通信上市家數漲幅均超過1.7倍,傳媒、醫藥生物上市家數漲幅超過1.5倍;傳統行業如房地產、鋼鐵、商業貿易、休閑服務、采掘等上市家數的漲幅低于50%。其中房地產(000736,股吧)行業上市家數漲幅最低,僅為6%,而在2008年1月1日之前房地產行業的上市家數為123家,在可統計的行業中上市家數位居前列。

    2008年以來至今年2月28日,新增的2000家企業已對A股市場行情交易、市場估值等產生了微妙變化。

    Wind資訊數據顯示,按照交易所公布的口徑,2007年12月,滬深兩市總市值為32.71萬億元,流通市值為9.31萬億元;到2018年2月份,滬深兩市總市值56.16萬億元,流通市值為44.83萬億元,相較十年前的總市值和流通市值分別增長72%、3.8倍。

    楊德龍認為:“隨著上市公司所屬行業的明顯變化,A股公司質量分化加劇。2008年以前上市的多是大盤股,這些大盤股多是成熟行業的龍頭企業,從2008年到2018年之間上市公司市值分化加劇。”

    “過去10年間,中小板和創業板上市主體較多,這大大提高了中小創企業在A股市值上的占比,改變了市值結構、提高了市場交易的活躍度。”楊德龍表示,與此同時,新生力量的加入使得市場資金在過去10年中在題材炒作、熱點輪番炒作、炒小炒新等特征加劇,同時一些績差股反而表現活躍、漲幅很大,特別是2009年創業板開啟,創業板的暴漲暴跌一度占據A股的主流地位。

    就行業炒作而言,在過去10年中A股板塊輪動、市盈率輪動效應顯著,板塊與板塊之間懸殊較大。在這期間行業和個股也歷經了暴漲暴跌成為常態。以江蘇陽光(600220,股吧)為例,2008年以來至2018年2月底期間市盈率最高為155倍,市盈率最低則為-121倍,當前其市盈率為約50倍,這期間市值最高為147億元,當前則為約50億元。

    “除了互聯網等少數獨角獸企業外,當前多數行業的龍頭企業已成功登陸資本市場,未來登陸A股的企業多以新興行業和細分行業的中小市值企業為主,未來A股上市公司的質量和市值規模分化將進一步加劇,隨著價值投資理念的深入,從長遠來講龍頭企業越發能得到資金的青睞,二八分化的效應將在A股市場上越加凸顯。”楊德龍稱。

    入口大,出口小

    相較上市的體量,A股開創以來,整個市場退市的公司僅有95家,僅占整個A股上市家數的2.7%,退市率明顯偏低。

    Wind資訊數據顯示,截至目前,A股市場退市的95家公司中,因連續三年以上虧損退市的有46家,占比近一半,因吸收合并退市的有33家,因私有化退市的有9家,因暫停上市后未披露定期報告、證券置換、其他不符合掛牌的情形3種原因退市的共有7家。

    其中,最近的10年間(截至2018年2月28日),A股上市公司新增2000家,退市的公司僅有37家,比例為54:1。因吸收合并退市的最多,有26家,因連續三年以上虧損退市的僅有6家。值得注意的是,因其他不符合掛牌的情形原因退市的欣泰退和退市博元,為兩家強制退市的股票。

    我國上市公司退市制度從2001年正式開始推行至今已有17年的時間,但仍面臨著退市率偏低、退市難的問題。

    若剔除掉因吸收合并、私有化等主動退市的公司之外,實際因不滿足監管規則而退市的公司數量僅有51家。此外,A股市場因監管規則而退市的公司呈現出明顯的時間分布特征,主要集中出現在2002年、2004年和2005年,分別達到7家、8家和10家,而2008年至2012年的四年期間,A股沒有出現一家因監管規則而退市的上市公司。

    “2014年之后,信息披露制度完善卓有成效,另外,監管層嚴查嚴打證券違法犯罪。”董登新表示。

    2016年5月份,因重大信息披露違法被終止上市的*ST博元成為“強制退市第一股”,一年多后的2017年8月份,欣泰電氣(300372,股吧)因欺詐發行被強制退市。

    2018年3月2日,證監會宣布就修改《關于改革完善并嚴格實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見》公開征求意見。修改內容之一是強化滬深證券交易所對重大違法公司實施強制退市的決策主體責任。

    在董登新看來,這次完善退市制度的主要內容是把交易所放到了一線監管的位置,強化了其退市制度執行中的主體地位,賦予了交易所獨立的決策權,這也將會是注冊制改革的配套內容和舉措。

竞博JBO您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0
  • 0
  • 0
  • 0
  • 0
  • 0
  • 0
  • 0